袁卫:我国统计学的发展历史

 我国统计学的发展历史

    我国的统计教育,是从20 世纪初清朝末年开始的,已有100 多年的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20 世纪初至解放之初( 1902—1951) ,是我国统计学科建立的阶段.

     这一阶段的特点是是学习借鉴欧美统计理论和方法,主要是作为课程在理学、工学、农学、医学、商学和社会科学等学科专业开设。

   1902 年,《钦定京师大学堂章程》规定,仕学馆11个科目,在商科大学正式讲授统计学课程,教材使用的是由日文翻译的讲义,课程由日本和中国教师共同承担。

    1903 年,日本社会统计学者横山雅男先生所著的《统计讲义录》被译成中文,并成为我国最早的统计学教材。这部教材,在中国早期的统计教学中影响深远。清末年间,我国的大学已经开始有统计学的课程。统计课程首先在经济管理类的商科专业开设教材主要是从日文翻译或者编译过来的,而日本的统计在当时又主要受德国社会统计学派的影响。

    民国期间,随着我国赴欧美留学生的增长,越来越多的欧美统计学著作与教材被翻译介绍过来,成为大学中使用的主要教材。例如: 1913 年,顾澄教授翻译了英国学者G. U. Yule 于1911 年出版的《An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ry of Statistics》一书,该书是继1897 年《决疑数学》之后向我国引进的又一部系统反映英美数理统计学派学说的统计学著作,较系统地介绍了统计方法及其应用。在教材翻译方面,行政院主计处统计局局长、著名统计学家朱君毅博士1944 年翻译出版了美国纽约大学H.Arkin 与R. R. Colton 合著的《统计方法大纲》,由正中书局印行。该教材属大学各科大纲用书,有两大特点: 第一,它以18 种英美大学标准统计教科书为蓝本,删繁就简编写而成; 第二,书中的统计方法并非只就某一专门学科单纯发挥,而是兼收并举经济、商业、教育、心理、生物、生命等各种统计方法。

     19 世纪20 年代开始,我国早期的统计学者在学习引进的基础上编写了大量的统计教材,用于教育与教学,如: 陈其鹿《统计学》( 1925 ) ; 王仲武

《统计学原理及应用》( 1927) ,商务印书馆; 陈炳权《统计学概要》( 1927) ,广州大学出版社; 金国宝《统计学大纲》( 1934) ,商务印书馆; 刘鸿万《统计学纲要》( 1935 ) ,中华书局; 芮宝公《统计学概要》( 1937) ,中华书局; 诸一飞《统计学概要》( 1943) ,重庆天地出版社; 王思立《统计学新论》( 1947 ) ,立信会计图书用品社; 陈善林《统计学》( 1947 ) ,中华书局; 朱君毅教授的《统计学概要》( 1948) ,正中书局;薛仲三教《高等统计学》( 1948) ,商务印书馆等。这些教材在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校广泛使用。

      解放前,我国多数大学与欧美一样,一般没设统计学系与统计学专业,统计学是作为方法的课程在理、工、农、医、商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学科开设,那时侯只有一门统计学,即作为搜集数据、整理数据、分析数据的方法科学。我国最早设立统计学系的是国立重庆大学和国立复旦大学,重庆大学1937 年建立了会计统计系,复旦大学1938 年聘请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统计学系的李蕃任复旦商学院统计学系主任,之后首批招收统计学专业学生百余人,毕业后受到社会广泛欢迎。1946 年,上海财经大学的前身“国立上海商学院”成立,招收统计学专业本科生39人。到1949 年全国解放时,共有223 所高校,设有统计学系或统计专修科的院校共18 所,主要设在商科院校或综合大学的商学院,且集中在上海和四川一带。

      在那段时间,我国学者在国际统计学界产生影响并作出世界级贡献的是许宝騄先生。许先生1933 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数学系,先到北京大学任教,1936 年去英国伦敦大学学院( University College,London) 师从R. A. Fisher,J. Neyman,E. S. Pearson等攻读数理统计,1938 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 Ph.D. ) ,1940 年又获得科学博士学位( D. Sci. ) 。许先生在概率论、统计推断和多元统计等众多领域都做出了世界级的贡献,成为我国数理统计学界的大师。他1948 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首批院士,1955 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成为我国统计学界唯一的一位一级教授。

      除了许宝騄先生之外,解放前还有一批学者早年出国留学或在国内学有所成,并为统计学科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前面所述早期统计教材的作者都是当时统计理论和实际统计部门的著名学者,朱君毅( 1892—1963 ) 、金国宝( 1894—1963 ) 分别于1922年和1923 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教育心理统计学博士和统计学硕士学位,回国后在复旦大学、上海财经学院等处任教及政府统计部门任职。薛仲三( 1907—1988) 1943 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卫生统计硕士学位,后任复旦大学统计学系主任。戴世光( 1908—1999) 1936 年获美国密西根大学统计学硕士学位,1937 年转到哥伦比亚大学,1938 年回到昆明西南联大国情普查研究所、清华大学经济系任统计教授。邹依仁( 1908—1993 ) 早年在密西根获得统计学硕士学位,回国后任复旦大学教授、上海财经学院统计学系主任。

      解放之初的1949—1951 年,我国多数大学仍然沿用解放前的统计课程体系,使用原有的教材,也新编了一些教材。

     第二阶段,解放之初到改革开放之初( 1951—1978) ,是我国统计学科深受前苏联的影响

      这一阶段分为两统计学的特殊时期。解放后,我国开始一边倒地向前苏联学习。在遗传科学领域,苏联在20 世纪30—40 年代错误地批判孟德尔- 摩尔根学派的遗传学。在统计科学领域,将统计学一分为二,认为概率论与数理统计方法属于数学,社会经济统计则是有阶级性的社会科学。

      1951 年7 月召开的全国财经统计会议上,时任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的李富春说: “我们要实行国家的管理与监督,能依靠资产阶级统计学,而只能向苏联学习社会主义的、以马列主义所武装的统计学。”在这一背景下,我国统计学界开始学习前苏联的马克思主义统计学,批判资产阶级统计学。其结果是,解放前学习或讲授过欧美统计课程的老师们不得不做深刻的检查,批判自己的资产阶级统计思想,改学、改教苏联的统计学。1951 年的“三反”、“五反”运动中,在全国范围内对英美统计理论进行批判,首先就是从勾适生先生编著的《统计学原理》(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 开始的。在国家图书馆里,也可看到戴世光等教授当时写的自我批判的文章。其结果是,统计学的方法部分,成为应用数学,称为“概率论与数理统计”,是没有阶级性的纯自然科学; 而统计学的应用部分,特别是在社会与经济管理中的应用,成为马列主义的武器,称为“统计学”,是有阶级性和党性的社会科学。“两门统计”由此诞生,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互相之间很少往来。数理统计越来越理论化,即使应用,也不太敢碰社会经济现象; 社会经济统计则越来越概念化、指标化、简单化,甚少使用数理统计方法,统计理论与应用被人为地割裂开来。这时,在财经院校和部分综合院校开始翻译、学习、介绍苏联社会经济统计教材。代表性的教材是中国人民大学苏联专家H·廖佐夫著《统计学原理》( 1951,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1953 年被高等教育部推荐为高等学校教材。该书作为介绍苏联社会经济统计学基本理论的首批教材,对后期中国学者自编的统计学教材产生很大影响。

    1954 年8 月至1955 年7 月,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发行了由苏联中央统计局组织27 位统计专家集体编写的《统计理论》一书。此书在1954 年苏联召开的统计科学会议上,获得好评,会后进行修订,于1956 年再由统计出版社于1957 年翻译出版。该书无论是在苏联还是在中国,都是排斥数理统计学,确立社会经济统计学主导地位的代表作。附录中还有“关于统计学的讨论总结”,“苏联统计学科学会议决议”,“莫斯科经济学院对《统计理论》一书的讨论”等。苏联统计科学会议的召开和该书的引进,在中国统计学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中国的统计教材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注重革命性。

     在学习、消化、吸收前苏联统计学理论的基础上,我国社会经济统计学学者和实际工作者编写了一批统计教材,并按照苏联“统计理论”的模式进行教学与科研。    1956 年3 月,统计出版社出版发行了中国人民大学计划统计系合编的《统计理论一般问题讲话》,该书是对1954 年原稿做较大修改,并增添若干新内容的基础上编写而成。这本书连同《统计学原理讲义》一书所构架的内容体系成为“文革”前财经类高等院校统计学专业统计学原理教材的基本模式。

1962 年,中国人民大学统计系编写的《统计学讲义》,是当时统计教材中国化的代表作,曾广泛地使用于高等财经院系的统计学专业。该书的内容设置明显受苏联《统计理论》一书的影响,这本教材直到1980 年代初期仍有使用。

      “文化大革命”中,多数高校社会经济统计专业停办,统计学的教师转而研究经济学、人口学等,同时他们也在思考统计学和统计教育的未来,尝试着将抽样调查等数理统计方法介绍和应用到社会经济领域中来。如1975 年2 月,厦门大学经济系计划统计教研室编写出版了《统计基本理论》,尝试将抽样调查原理和运用作为附录列出。

       第三阶段,改革开放之初至今是我国统计学从拨乱反正到“大统计”,再到统计一级学科的建设时期,为追赶国际先进水平打下基础。

       粉碎“四人帮”后,我国恢复高考,统计学专业和统计教育也得以恢复。1977 级首批招生的有厦门大学、天津财经学院、东北财经学院、山西财经学院、北京经济学院等。1978 年中国人民大学、上海财经学院、湖北财经学院、西南财经学院等也恢复招生。1978 年12 月国家统计局在四川峨眉召开了《全国统计教学科研规划座谈会》( 即“峨眉会议”) ,针对当时统计教材奇缺的情况,确定了“全面规划,统一领导,分工协作,三年完成”的原则。拟定了《统计教材编写和科研工作规划》,并据此制定了13 种统计教材的编写方案。1979 年8 月,教育部召开“全国高等财经教育工作会议”,也制定了高等学校统计教材编写规划,在13 种教材的基础上又增加了2 种。这些新编教材与文革前教材相比,其显著的变化是工业、农业、商业等部门统计减少了指标的解释,增加了方法的内容。《社会经济统计学原理》尽可能吸收数理统计学中可供社会经济现象运用的方法,增加了抽样调查等内容,同时邀请湖北财经学院的李茂年、周兆麟编写了《数理统计学》。

     粉碎“四人帮”、拨乱反正后,中国人民大学戴世光教授以他几十年教学、研究的经验,在1979 年发表了《积极发展科学的统计学,为我国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服务》( 《经济研究》1979) 的学术论文。文章认为,“国际科学界只存在一门统计学( 即数理统计学) ,它是现代各国广泛应用的一门统计科学,也是我国对自然科学和社会、经济科学进行科学研究的一个必要的科学方法、技术。”当戴世光文章发表后,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在统计学界产生了巨大的震动。紧接着在1980 年他又发表了关于统计学基本问题的姐妹篇论文《实践是检验统计科学的唯一标准》( 《统计研究》第一辑,1980 ) 。这两篇文章从实事求是、解放思想的高度,分析了前苏联所谓统计理论的要害,为真正的统计科学正了名。这两篇文章的核心是一门统计学还是两门统计学的问题,由此开展了对统计学性质、对象、内容的长达十余年的大讨论。前苏联模式的社会经济统计学专业,完全是按计划经济模式设置的课程,一个部门甚至一个行业就开一门统计课程,如工业统计、农业统计、建筑业统计、交通运输统计、商业统计、投资统计、物价统计等等,每门课程绝大部分内容都是一些指标的解释,细之又细。

      1980 年代改革开放后,经济类各院校统计专业都在进行改革和探索,一方面加强数学和数理统计的课程和相关训练,另一方面在凝练和精简经济统计的内容。比如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学专业,1986 年开始分为两个方向招生,即社会经济统计专业方向和应用数理统计专业方向,前者招文科学生,后者招理科学生,分别制定教学方案。但仅仅试验了两年就改为全部招收理科学生,既强调数学和数理统计基础,也强调经济学、管理学等应用领域的训练。无疑,尽管在统计学研究性质和对象上一直存在着争论,但这一讨论和实践确实在推动着统计学科和统计教育的发展。

      如果说1980 年代统计学界主要是在争论一门和两门统计学的话,1990 年代以后则进入向着一门统计学的改革和实施阶段,下面的四件大事是这一历史进程的标志:

       第一件大事1992 年国家标准局公布的科技和科研成果统计的学科分类目录中,首次将统计学从经济学中独立出来,成为与经济学、数学等并列的一级学科,因此,统计学在科研项目的申请、经费的获得、科研成果转化和科研评奖等方面都有了极大的改观。

      第二件大事,中国“大统计”学科的建设及中国统计科学联合会的成立。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的统计学科分成了两门,中国的统计学会也有多个,学会之间是独立的,较少往来。自1993 年8 月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了首次“大统计”学科讨论会后,社会经济统计、数理统计和生物卫生统计界学者渐渐形成一门“大统计”的基本共识,即以数理统计方法作为基础,广泛应用到社会、经济、管理、教育、自然科学、工程和医疗卫生等各个领域的方法和交叉性学科。1994 年中国统计学会、中国概率统计学会和中国现场统计学会共同成立了中国统计科学联合会,并共同组织举办了1994 年10 月在日本冈山理科大学召开的中日统计会议、1995 年8 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五十届国际统计大会、1996 年10 月在广西桂林召开的三个学会的共同年会等。

      第三件大事,1998 年国家教委( 1998 年更名为教育部) 颁布的本科专业目录中,经济类的“统计学”专业与数学类的“数理统计”合并成“统计学归入理学门类( 既可以授理学学士学位,也可以授经济学学士学位) ,上升成为与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经济学等并列的学科类( 相当于研究生专业目录的一级学科) 。

      第四件大事,2010 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教育部研究生司启动了改革开放后自1985 年、1990 年、1997 年后的第四次研究生专业目录调整工作,经过院校建议、学科工作小组、专家小组、学科评议组投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最终审议通过,原经济学门类“应用经济学”一级学科下的“统计学”二级学科与原理学门类“数学”一级学科下的“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二级学科合并成为“统计学”一级学科,设在理学门类下,既可以授理学学位,也可以授经济学学位。

      这四件大事是中国统计教育、科研和学科不断发展壮大、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的里程碑。统计学学科不仅在本科生层次上上升为一级学科,而且在研究生层次上成为了一级学科; 不仅在我国科研科技统计专业目录上成为一级学科,而且在我国教育专业目录上成为一级学科,从而在形式上与国际统计学已经接轨,无疑会极大地促进国际学术交流和学生国际交流。实践证明,与国际接轨的一门理论、方法与各领域应用密切结合的统计学既有利于统计学科的发展,也有利于人才的培养,使得统计专业毕业生有着扎实的数量分析基础、熟练的计算机操作能力和广阔的就业领域; 统计学成为一级学科,更有利于我国经济与社会的发展。

 

     本文摘抄袁卫老师<机遇与挑战——写在统计学成为一级学科之际>一文,在此特对袁卫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袁老师的这篇文章简要回顾了中国统计学科发展的百年历史,重点讨论了统计学科与统计教育的现状,特别是统计学完全成为一级学科后面对的大好发展机遇,以及在做大的基础上如何做强统计学科需要我们重视、研究和解决的主要问题。